EN [退出]

南方网帐号登录

× 没有帐号?极速注册
南方网>能源>能源产业

国内首例铁矿反倾销待立案 被告是国际主流矿企

2016-07-31 08:18 经济观察报 李紫宸 喻婷 韩松

原标题: 国内首例铁矿反倾销待立案 被告是国际主流矿企

  “目前已经有20多家矿山企业支持反倾销调查。我们现在也在为申请调查积极准备,一方面要与矿山企业进行沟通,看看后续会有多少企业参与进来,与此同时,还要为申诉做其他的准备工作。”7月27日,针对中国铁矿领域首例拟发起的反倾销调查,作为发起方的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信息咨询部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报。

  此前一天,一条题为《国内大中型冶金矿山企业拟联合对进口铁矿石产品提出反倾销调查申请》(以下简称《申请》)的消息在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的官方网站一经挂出,立即引起行业广泛的关注。

  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在这份《申请》中表示,来自巴西、澳大利亚的进口铁矿石产品以低价销售的方式,对国内铁矿石产业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国内铁矿石产业在低价的市场环境下,不仅产能急速下滑,更有大量企业因严重亏损关停。目前,国内90%新建矿山遭遇调整、延期和停滞。关停潮的背后还有行业投资规模的骤降:2015年和2016年1-5月,铁矿业民间投资分别为1181亿元、240亿元,同比下降21.4%、32.7%,下降幅度在全国各行业中排第一位。

  对于作为申请人的“国内20余家大中型矿山企业”具体指哪些家,冶金矿山协会表示不方便披露,协会信息咨询部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报:“目前我们还没有正式向商务部提交申请,何时提交还需要根据准备工作的进度来定。协会现在正积极与矿山企业磋商,争取更多矿山企业支持并作为反倾销调查申请企业参与进来。”

  问及为何在此时拟发起反倾销调查,而不是此前数个月前铁矿石价格更低的时候,这位负责人向经济观察报表示:“国内矿山企业也很难预料矿石价格的走势,此前的价格低谷时,我们尚对价格回升怀有期待,如今依然在低位徘徊,鉴于这种情况,才提起反倾销。”

  而对于最终何时向中国商务部提交申请,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相关负责人向经济观察报表示:“这要根据准备情况来定。协会正在与矿山企业进行积极接触,希望获得更多行业企业的支持。”

  在《申请》中,作为行业组织的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表示:“国际主流矿山大量、低价向中国出口铁矿石,存在明显的倾销行为,已经并将继续对国内铁矿产业形成实质性损害,如果不及时采取反倾销措施,将严重影响中国资源战略安全。”由此,国内20余家大中型矿山企业联合作为申请人,由协会代表国内铁矿产业向商务部提出反倾销调查申请,请求对原产于澳大利亚、巴西的铁矿石产品进行反倾销调查。

  眼下,在黑色系产品整体低迷的情况下,国内铁矿石行业的确举步维艰。不过,对于国内首次出现的这例铁矿石反倾销调查申请能否最终立案,专业人士有着不一样的看法。

  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专门从事反倾销调查申诉的吴必轩律师向经济观察报表示:“根据协会目前给出的信息,还不能判定相关出口国存在倾销的行为。再者,对于是否受理这一反倾销调查,商务部会有通盘的考量,也就是说,相关行业的利益都在考量的范围内。”

  为什么提出反倾销调查申请?

  “近年来,国际铁矿石主流矿山采取低价销售、挤占市场的策略,以消化其持续增长的产能,扩大国际市场垄断地位,谋求更大的长远利益。”7月26日,拟发起反倾销调查的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在官网贴出的《申请》一文中如是说。

  根据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提供的数据:2016年,国内90%的新建矿山调整、延期和停滞,产能急速下滑。关停潮的背后是行业投资规模的骤降:2014年、2015年、2016年1-5月,铁矿业民间投资分别为1504亿元、1181亿元、240亿元,同比增幅8.6%、-21.4%、-32.7%,下降幅度在全国各行业中排第一位,也是近10年来首次负增长。

  不过,本土铁矿产能的萎缩,不代表需求的减少。事实上,作为全球铁矿需求量最高的国家,中国铁矿石用量一直处于高位。多年来,中国铁矿石的对外依存度不断提高。2014年进口铁矿石量9.33亿吨,同比增长14%;2015年进口9.53亿吨,同比增长2%,2016年1-5月份进口铁矿石4.12亿吨,同比增长9.15%。

  作为出口国,澳大利亚和巴西一直是全球、同样也是中国最主要的铁矿石来源国。2014年、2015年和2016年1-5月,从两国的铁矿进口量占中国进口总量的比重由 2014年的77%,上升至2016年5月的83.24%。再将时间拉长来看,过去十五年间,我国铁矿石对外依存度从2000年的34%提高到2015年的84%,并在2016年1~2月份达到86.7%的历史最高点。

  2015年的矿价大跌,对所有矿业公司而言像是一场噩梦。去年12月7日,铁矿石现货价格首次跌破40美元/吨大关,刷新了10年来的最低纪录。根据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2014年初进口铁矿石(62%粉矿)到岸价格为133.11美元/吨,年末降至70.38美元/吨,2015年末进一步降至42.6美元 /吨,2016年 5月末价格为49.96美元/吨,从2014年初至2016年5月末,一共下降了83.15美元/吨,降幅达62.47%。

  整个2016年上半年,进口铁矿石价格依然在低位波动,尽管相较去年底有小幅上涨,但供应过剩的趋势在可预见的未来不会改变,根据相关资料,国际主流矿山的新增产能还将继续释放。

  眼下的局面是,进口矿在中国市场的占有率不断加大,同时国内铁矿规模萎缩加速,本土铁矿企业退出加剧。具体数字是:2014年末、2015年末和2016年5月末,规模以上矿山企业数量从3447个到3128个,再到2335个,仅今年5个月就退出793个。

  伴随产量的下滑,铁矿企业的利润在持续亏损。2014年、2015年、2016年1-5月黑色金属采选业主营收入分别下降4.3%、20.7%和9.9%;利润同比下降23.9%、43.9%和10%。重点监测的大中型矿山企业2014年、2015年、2016年1-5月主营收入同比下降12.6%、33.1%和21.6%,利润同比下降38.1%、266.7%、25.92%。

  首例行业反倾销成立否?

  根据拟发起反倾销调查的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的表态,目前申请还没有递交商务部,相关“准备工作”正在进行当中。

  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专门从事反倾销调查申诉的吴必轩律师告诉经济观察报,所谓的“准备工作”,主要是指准备申请反倾销调查所需要的材料,这其中涉及如下几方面的内容:首先,申诉方要证明自身有发起的权利,有资格代表国内产业。第二,申诉方要对申诉对象的贸易行为进行充分的举证和分析,包括对方进口到中国的情况,其在本土或第三国销售的情况等。再者是描述进口产品对于国内产业造成的损害,对于申诉方所在的国内产业状况和所受影响要有所描述,包括数量和价格影响、产能、产量、开工率、利润等十几个指标。最后就是需要分析倾销和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根据吴必轩的介绍,向商务部递交申请之后,商务部从WTO规则、中国法律、上下游整体利益的角度考量,会做出是否受理的决定。如果可行,即由商务部发布立案公告,之后经历调查、初裁与终裁。

  在此次协会发布的这一“公告”中,对于反倾销调查的理由给出了这样的描述:“中国市场是国际主流矿山出口的主要目标市场,其80%以上的铁矿石产品出口到中国,且近两年数量不断增加,进口价格明显低于国内铁矿石产品生产成本。大量、低价进口,已经对国内铁矿产业造成了严重的冲击和影响。”

  吴必轩分析说,构成反倾销的基本条件,不是依据进口国所在产业的生产成本,而是要看出口价格与“正常价值”的比照。“巴西的铁矿石出口到中国的价格,不能低于其正常价值——这通常是指在出口国本土市场的销售价格。如果巴西国内售价8块,卖到中国却是7块,这一块钱的差价就构成了倾销。”吴必轩说,“因此,进口的东西即使便宜,便宜到比我国内的生产成本还低,也不能因此判定构成倾销。巴西铁矿石低于中国铁矿石的生产成本,从法律角度看,不一定能够推断出存在倾销。”

  吴必轩律师曾代理过原产于美、韩和欧盟的多晶硅等多起有重大影响的反倾销案件申诉。“说中国是最大的铁矿石市场,这一点没错,但这只是一方面。”吴必轩说,“在多晶硅的案子中,一方面强调中国是最大的多晶硅市场(全球占比近90%),另一方面也强调了中国多晶硅产业的国际竞争力。中国多晶硅企业作为后起之秀,在质量、技术、成本等方面丝毫不逊于国外厂商。国外厂商由于根本没有本土市场,所以即使亏本倾销也要卖到中国市场,否则生产出的产品就和石头一样毫无价值。这样一来,大量进口产品以倾销的价格进入中国市场,打破了国内的供需平衡,对国内产业造成了损害。”

  吴必轩律师判断,这一次即便递交了申请,是否最终立案也是未知。“对于这样的资源型产品,商务部肯定要进行通盘的考虑,上下游产业的整体利益都要有所考量。”首先,作为国内的匮乏型资源,铁矿石需要进口。再者,对铁矿石下游的钢铁行业的影响也要考虑。众所周知,国内钢铁行业这几年正在低位运行,行业整体遇到了困境,对进口铁矿石原料征收反倾销税,意味着国内钢企生产成本的加大,钢铁行业的日子会更不好过。“通盘的利益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要强调的是,反倾销调查首先是在WTO规则和中国法律之下,要符合相关规则的要求,也就是说,要先符合法律的基础,然后才能谈到其他。”

  中国钢铁贸易领域里,相较于应诉,中国作为反倾销调查申诉方的情况相对较少,铁矿石行业发起的反倾销调查更是首例。吴必轩说,“商务部如果立案,一定是经过了较为周全的衡量。目前来看,这一次的反倾销调查申请,立案的可能性存疑。”

  一直以来,相较几大主要进口国,国内铁矿石开采成本更高。根据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的数据,其重点监测的大中型矿山企业在2014年、2015年和2016年1-5月,铁精矿制造成本(加权平均)分别为417.93元/吨、349.08元/吨、312.94元/吨,尽管各矿业公司纷纷采取降本增效措施,降成本力度不断加大,但是受资源禀赋的自然属性限制,成本依然无法与国外铁矿石巨头相比。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国内矿山的根本出路是降低自身成本,提高矿山开采效率,再者,从政府层面而言,可能需要对降低税负有所考虑。国内这一行业的税负比国外高很多,或许应当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

编辑: 杨智明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法律声明-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